五门二宝

祝你有自由、阳光 和一点花香呀
物語の主人公 愛し合おう

Bistro流水账——神七的夏日小火锅(终于吃上了。。)

(一天居然写了两篇的我……简直被勤劳的自己感动哭)


    堂本刚有一个称不上困扰的困扰——

    哥哥们太热情了怎么办?

    当五个哥哥笑眯眯地拉着他去吃东西/画画/聊天/欣赏古着/交流养狗心得/讨论罗勒的一百种吃法的时候,堂本光一流露出的目光,和每次喂完pan酱,小家伙目送他离开时候目光十分相似。

    有时候中居大哥会一把将那家伙拖走,“来来来,咱哥俩聊聊。巨人队最近的表现你怎么看。”

    于是乎,两人每次上门拜访总是能在这座馆子里呆上一天。如果第二天没工作,说不定还要留个宿。

    

    不过,不是说好是高冷神秘的不良团体?

    明明都是小学生才对……


 

    ——此时,刚刚回到Bistro的堂本刚就被慎吾拉进厨房试吃甜点。

    “你是喜欢大福还是冰淇淋?或者巴菲?”

    他还没回答,一边的吾郎接过话头,“刚不是胃不太好吗?还是先过来喝点东西吧。或者你可以试一点之前一直忘记拿给你的罗勒酱,我再考虑一会儿要不要用上。”

    “那个……”

    “刚不挑食吧?你们买的什么肉?我刚刚发现昨天塔莫桑送的菌菇套装还没有吃,不过有点太多了——你看看,不知道和你们买的肉合不合适?”

    ——手里被塞了草莓大福和一勺子罗勒酱,眼前摆着一大盒子菌菇套装等带挑选的堂本刚,真是辛苦你了。

 

    Bistro待客的前馆里有开放式厨房。灯火通明,鲜花环绕,好不华丽。两位堂本初来此处,便是在前馆的大厅里吃的。

    不过前今天没开放。当大家走过那座过于沉寂的前馆时,都没有说话。

    后面的私厨本来也是不小,只是忽然挤进了五个人——哦不对,是七个人,一下子拥挤得很。

    “喂我说!你们两个不做饭的给我出去看棒球!跟到这里来干嘛!”举着草莓被挤到一边的慎吾忍无可忍,对着在流理台前东张西望的中居和光一吼道。

    “叫什么啊笨蛋!不是你让我们买西瓜的吗?”

    “木村君已经把西瓜拿进来了!”

    眼看着这哥俩如同小学生一样就要吵嚷起来,木村一把揪起中居的后领,拎猫一样将人提溜到了客厅。然后他转身回了厨房,站在门口说:“光一,去陪那个笨蛋大叔看电视吧。——小刚,要是可以的话,麻烦你料理下那边的香菜。”

    说到香菜两个字的时候,木村和光一的脸,都肉眼可见的抽搐了一下。

    堂本刚露出了可爱的笑容,“好的。”说着,拿起案板边的一大把香菜,除了看到木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还无意中发现另外三个哥哥脸上因极力憋笑的怪异神情。

    而堂本光一,瞅了一眼相方手里那一大把绿色生化武器,开始不动声色地朝客厅挪动了。

    一定要好好料理这些香菜,可不能浪费了!堂本刚笑眯眯地想。

 

    明明是这几位都是有二十多年经验的大厨,可这一顿午饭却着实有点鸡飞狗跳。

    好不容易摆菜上桌,七个人挤挤挨挨地围坐在桌前。不知道谁弄来的一口大锅,端端摆在桌子中央。汤底熬得极好,浓郁又清鲜的香气飘满了整个房间。桌面上从片得爽利的野猪肉,到一字排开的十八种菌类,各类新鲜欲滴的蔬菜,香菜,酸橘等调料一应俱全,另有天妇罗,炸豆腐,纳豆,生姜猪肉烧,荞麦面等不知道为何会出现的东西。红酒倒上两杯,烧酒摆上,啤酒也开了出来,甚至堂本刚面前还有一杯乌龙茶。

    鬼知道为啥四个大厨和一个小能手折腾出这么画风独特的一桌来。

    堂本刚眼巴巴地看了看香气腾腾的锅底,看了一眼身边老神在在的相方,又眼巴巴地看了一眼旁边的中居。中居被这眼神逗得笑了出来。他挥一挥手,“开动!”

 

    一顿饭吃的可以说是相当热闹了。

    中居和草彅烧酒啤酒几杯下肚,如同打开了某种开关般呱唧呱唧说个没玩。好脾气的堂本刚一边耐心的听着前辈唠唠叨叨的酒话,一边毫不放慢速度地捞起涮的刚好的野猪肉。一边的堂本光一呼噜呼噜吃地格外投入,时不时转头看看相方来没来得及夹菜,再顺手夹上两块放到刚的碗里。

    木村和稻垣两人都喝的是红酒,一边听着自家的两个笨蛋絮絮叨叨,时不时补上两句吐槽。慎吾身边毫无例外地坐着草彅。这家伙大概是很久没喝酒了,还没喝多少,语调也升高了,糊里糊涂地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还老是往他身上挂。啊~Tsuyopon这个笨蛋!他嫌弃地推着草彅的脸,结果一把将人推到了稻垣身上,有点醉意的草彅又抱着无奈笑着的三哥,小孩子一样地晃,说着这个锅底最高他一定要偷偷学会,小刚和光一能来吃饭真的太好了之类的孩子话。

    木村本来坐在中居和稻垣之间,眼瞅着中居正逐渐从微醺的唠叨大叔,在和草彅的碰杯再碰杯之下,逐渐往醉猫本质靠拢,当机立断地起身把人往吾郎身边一拽,“你这家伙,喝这么多酒,还要不要胃了?这么唠叨个没完,小刚都没法好好吃东西了!”然后不动神色地把不知谁放在中居和堂本刚之间的香菜碟子推远了一点。

    堂本刚笑眯眯地把香菜碟子拉进,“不会不会,这副样子的中居大哥,很有趣呢。”他看了一眼一边吃得真欢的光一,还是没把香菜碟子推过去。

    木村瞅了一眼眯着眼睛呵呵笑着的中居,无奈地瑶瑶头。看到锅里烧的有点干,于是便起身去厨房拿水。这回,轮到吾郎一边听着草彅的碎碎念,一边还要费劲地伸手给醉猫添菜。“喂我说,你倒是好好吃点东西啊。”

    木村拿了水回来,正要往锅里倒,就看见那个醉猫瞪着大眼睛,探着脑袋,直勾勾地盯着锅。锅里的汤还在咕嘟嘟地冒泡,时有油花滚汤飞溅出来,他伸手拿起手桌上的餐巾,“刷”地挡在了中居的脸前。

    一边吃的开怀的堂本光一见状,瞧见刚也探着脑袋好奇地盯着木村手里的铁壶,赶忙也拿起块方巾挡了相方宝贵的脸——

    宴会继续。被木村敲了头的中居终于呼噜呼噜吃起他的生姜猪肉烧,小草被专心吃到差不多饱的慎吾揪过去坐好。吾郎终于空出手来接着吃东西。堂本光一和慎吾喝了两口,笑眯眯得和堂本刚碰了杯又开始吃推到他面前的荞麦面。堂本刚吃得面颊鼓鼓,双眼眯起,冲着相方和木村直乐。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慎吾又去厨房端了甜点出来。堂本刚面前有草莓大福和桃子巴菲,还有一小碗撒了金箔的冰淇淋。而堂本刚面前,放了一碗纯白的冰沙。

    堂本光一抓抓头,抬眼看了看一脸严肃的慎吾——

    “慎吾君,这是……”

    “啊啊,这个嘛,”我刚才听刚说你不吃甜的,只吃纯冰的,所以就用天然冰给你剐了一碗冰沙。”说完还嘟囔了一句,“居然还有不爱吃甜食的人啊。”

    光一咧嘴露出了憨厚的狐狸笑,眼睛亮晶晶的。虽然还是跟刚才一样端正坐着,只有堂本刚看得出来,这家伙有点醉了。

    吃点冰醒醒酒也好……

   “欸?”堂本刚忽然捂住嘴叫了一声:“前辈……”

   “怎么了?冰淇淋有什么不对吗?”

    刚苦笑了一下。冰淇淋几乎没有什么甜度,清淡的奶味混着黑巧克力和碎果仁,相当大人的口味。很好吃是没错,但是…为什么冰淇淋上会有酒味?这个酒,貌似度数不低吧。

    而且,这个冰淇淋的风格,是不是更适合另一位堂本先生……

    “这是朗姆酒哦。小刚不喜欢吗?”一边的吾郎接话道,看来这个冰淇淋是他的手笔了。

    “哦对了!小刚不能喝酒!”慎吾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他“沉思”片刻,严肃地对光一说,“小刚不能喝酒,光一,不要把冰淇淋浪费了。”

    “……哦。”

    “对了!小刚多少也吃了一点,光一喝的也不少,开车都不太方便吧。你们两个明天有工作吗?工作没有太忙的话今晚就住下来吧。”

    小刚眨眨眼,忍不住有点想笑。

    明明五个人都知道堂本刚不能喝酒的……

    前辈们你们是小学生吗?

    他看了一眼努力睁大眼睛的呆相方,“那就麻烦尼桑们了。”

    “啊太好了!我一会儿带你去画室看看,最近我画了——草彅刚你不要拽我衣服!”

    “小刚啊,最近我有逛到很有意思的古着店哦!”

    “刚,刚刚的罗勒酱我那里还有,明天记得拿一点走。”

     一边的光一又开始拽他的袖子。

    抱着杯子发呆的中居忽然坐直了身体,冲着光一大喊:“光一!咱哥俩去看棒球!上一周巨人队的比赛我都录下来了!”

    “哦……哦前辈。”

    “哦什么哦!吃好了都洗碗去!”

    木村揉揉发疼的太阳穴,喂喂喂,明明只是吃个火锅,最后为啥变成醉酒大会了啊。

 

(完)

 

一点无关的碎碎念:

拖拖拉拉,终于写完了。

之前挖的小坑,我也会慢慢补上的……吧。

随着中居先生的四十五岁生日临近,愈发想念五位爷了。

最近一期的BBB是光一一个人。真的希望刚能快点好起来。

大家都要好好的呀,祝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评论 ( 4 )
热度 ( 31 )

© 五门二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