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门二宝

祝你有自由、阳光 和一点花香呀
物語の主人公 愛し合おう

小公主 二

*****真·小王子51x(伪)小公主244

****依旧无逻辑,谈个恋爱。私设,慎。

 

在王长子和中居少爷毕业之际,在中居的推波助澜下,两国举行王室友好篮球赛。

光一王子作为主力之一在稻垣的看护下来到了邻国。

到了临时住宿的学校门前,他那个笑得见牙不见眼的中居老哥站在一排男孩子前面冲着他们一个劲儿挥手。等到光一和稻垣走到跟前,中居立刻挣脱了后面拖住他的黑皮青年,像一只敏捷的黑猫,扑上去一把搂住试图板起脸装严肃的小王子。“你小子终于来了!”在少年微弱地可以忽略不计的反抗下挠完他漂亮的巴赫头,又转身去挠一脸高冷的稻垣。而这位精美如画的贵公子立刻护住自己精心打理过的头发退出十米远,警惕地瞪着中居,“别想碰我的头发。”

中居从鼻子里哼出声,“切”了一声,冲着他做了个鬼脸,转头搂住光一的肩膀朝学校里走去,俨然一副大哥的架势,“走,老哥我先带你看看地方。”

光一下意识地往边上看了一眼,那个黑皮肤俊美异常的年轻男人看样子就是和他中居老哥很熟的拓哉王长子了。确实是个非常有气概的男人。

不过,他盯着自己的眼光似乎有点儿吓人?光一很想抓抓脑袋,心想自己以前没得罪过他吧。

不过作为一国的王子,他当然不会当着这么多人抓脑袋。光一决定晚上找中居兄问问情况。

不过,光一没想到的是,午饭的时候他提出晚上和中居老哥睡一间叙叙旧的时候,那位王长子的神情更加不善了。

干嘛?光一有点懵,无辜地看他中居老哥。漂亮的猫眼青年努力抿唇憋笑,悄悄眨眨眼,示意他不必理会。

光一还是没忍住,挠了一把后脑的头发,悄悄把座位朝他老哥那挪了点,试图稍微远离一点儿气压有点儿低的王长子拓哉。

那边脸本来就不怎么白的王长子忽然抿住唇,似乎咬了牙,又闭眼两秒,睁开后直直盯住光一,“小子,下午有热身赛,来吗?”

光一有点愣,眨眨眼,“哦,好。”

 

得,饭都没吃上两口。几个人就奔球场去了。

匆匆换了衣服,拓哉一出更衣室,就看见他家那个圆脸圆眼睛的小可爱,顶着一个洋葱头小辫儿颠颠儿迎了上来,兴冲冲地问:“兄长怎么来了?不是和中居兄去接邻国的队伍了吗?”

拓哉的神情一下子柔和起来,他揉了揉小刚的脑袋,向体育馆另一边抬抬下巴,“接来了,一会儿有场热身赛。”

刚一回头,果然看见中居和几个陌生的男孩子从另一边更衣室出来了,他不由扑哧一声笑了,“中居兄身边的是他弟弟吗?怎么跟他一样喜欢把白毛巾包在头上。”

“那是他们国家的小王子,也是主力之一。”拓哉咔吧咔吧活动起手指来。

“那我也要参加!”小刚揪住长兄的袖子,急切地说道。“他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

拓哉见那边的光一也把目光投了过来,落在小刚身上,便不留痕迹地转了个位置,将小刚挡了起来。“参加也可以,不过你负责盯那个卷毛就行。中居交给森,我亲自来会会那个小王子。”

刚一听,有点儿失望,他透过长兄的胳膊看见那个绑着白毛巾的男孩子站在中居身边,他也时不时往他们这边看上一眼。

“好吧。”

 

比赛很快开始了。

不过似乎两边的安排不太一样,中居总是能准确地截断在拓哉的进攻。而光一在中居的掩护下却也有不少得分机会,不过洋葱头小辫儿的干扰也不示弱,硬是没让对方得多少分。

不过,比赛并没有持续多久。

森在上篮的时候撞到了稻垣,对方的胳膊肘擦在篮球架底座上,流出血来——长腿长睫毛的少年,只好暂停比赛,顶着卷毛美少年比别人大一倍的瞳仁的瞪视,将人小心翼翼送去了医务室。

拓哉皱着眉找来随行的外交人员。还没开始正式比赛就有人受伤,这种事可大可小,但要看怎么处理了。中居拍了拍光一的肩膀,示意他不要乱动,也叫来使团的随从,走到拓哉身边讨论起来。

光一拿了毛巾抹了一把脸,望着老哥与王长子低声说话。看起来真可靠啊,他心里不由想到。

这时,他身边突然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呐,你打得很好呀。”

光一一转头,只见一个顶着小辫子的男孩子,对他笑得灿烂,大眼睛亮亮的,睫毛微微颤。

小王子只觉才平复一点儿的血液轰轰地冲上了他的脑袋。他张口结舌地盯着少年的笑脸,呆愣愣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喏,这个给你。”洋葱头少年笑嘻嘻地在他手里塞上一罐冰可乐。又一屁股做到了光一的身边,“啪”地打开手里的橙汁,咕嘟嘟喝了一大口,长长舒了一口气。

光一感觉冰可乐的凉意似乎一下子麻痹了他右手的神经,以至于他似乎暂时都没法抬手举起那罐可乐。而身边少年身上运动后传来的热气和浅淡的汗味,一阵一阵地刺激得他头皮发麻。

“中居兄和拓哉长兄看起来真是可靠呢。”他小声说着,声音黏乎乎的。

光一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正在变声期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嘶哑过头,“是、是很可靠。”

洋葱头少年歪过头,瞧了他一眼,“你不喜欢可乐吗?”

光一慌忙摇头,”不、不是!”他慌慌张张去掰可乐的拉环,但也不知是可乐太冰还是手汗太多,只听“叭”的一声,拉环被掰了下来,而罐子咣一下砸到了地板上,咕噜噜地在地板上滚出老远。动静大得连那边讨论事情的中居和拓哉都扭过头来看他。

光一小王子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刚目睹这一切的发生,眨了眨眼,忽然“噗噗”笑出了声。很快,他的笑声越变越大,整个人几乎要笑成一团,眉眼都弯成了可爱的弧形,露出了尖尖的小虎牙,发出小猪哼哼一样的声音,小辫子一晃一晃,昭示着他过于快乐的心情。

光一微张着嘴,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刚。这个少年的笑容似乎发着光,牢牢地捉住他的眼球,使得他一时间几乎忘记自己刚才的窘迫,不由也跟着弯起眼睛,嘴里却别扭地嘟囔:“有这么好笑吗。”

“你这人,真是太有趣了!”刚好不容易地止住笑,用手拉扯了下自己的脸颊。他就这样带着还没完全忍住的笑意,朝光一伸出手:“你好,我叫刚。”

“光、光一。你好。”小王子磕巴了一下,但还是迅速抓住了小刚的手。

 

接到医务室传来的消息之后,中居和拓哉几个人才稍微松了口气。他们转身去招呼两个小子,却发现两个人已经熟络地坐在一起喝汽水聊起天来。

拓哉瞅了一眼身边憋笑憋得眼角都皱起来的中居,稍微咳嗽了一下,抬起嗓音喊道:“小刚,过来。”

那边“呼呼呼”笑得灿烂的男孩子抬起脸,见长兄朝他招手,稍微收住一点笑容,立刻乖巧地跑了过去。光一则起身,顶着中居一脸促狭笑容,也慢腾腾跟了过去。

“小刚和光一聊得开心吗?”不等拓哉开口,中居就抢先问道。

“嗯!”小圆脸上露出可爱的笑容来。一边的光一忍不住低头抹了抹眼角,努力使自己的笑容不至于太夸张。

“那真是太好了!”依旧不给慢语速的拓哉王子插话的机会,中居迅速接话道,然后一把拽住光一的胳膊,“我们先去看一下吾郎——我是说稻垣那家伙,他可能这时候会有点闹情绪,也可能不好好配合治疗。回头再见吧。来光一,和王长子还有小刚道别。”

光一老老实实地向拓哉行了礼,不情不愿地跟小刚挥了挥手,在那孩子大眼睛的注视下被中居拖出了体育馆。

 

出了体育馆,两人并肩走在林荫道上,光一不复人前腰板儿挺直的王子模样,勾着背,垂下头,看上去简直有点儿像个老头子。“老哥……”他有点儿低落地嘟囔着。

中居瞥了光一一眼,似笑非笑地说:“想和小刚多呆一会儿?”

“嗯。”光一垂着脑袋应了一声,耳朵有点红。

中居欣慰地拍拍他的脑袋,“放心,我会帮你的。”

就算没有机会,老哥也会给你创造机会的。他心里补充道。而脑海中浮现出拓哉那双琥珀色宛如鹰隼的眼睛直直盯住他的模样,中居脊背一凉,发自内心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忠义两全的好公民好哥哥。

“你今天还是去我房间睡吧。我跟你讲讲要注意的事。”中居拍了拍光一的肩,“不过在这之前,咱们先去看看稻垣那个笨蛋。那家伙,怎么打个球还能把自己弄伤啊……”

 

然而,连续几天,中居都带着光一在医务室和球赛临时组建的委员会之间奔波。

交了新朋友的小刚却没有机会再见面,忍不住也有点儿怨念。可他每次去场地,都只能看到中居和光一忙碌的身影和抱歉的眼神。于是他只好去找他那心情也好不了多少的长兄。

“长兄,中居兄最近真的好忙啊。我去了场地几次,他连话都没空和我说呢。”小刚揪着自己的越来越长的鬓角黏乎乎地抱怨道。

光一也没空和我说话了,每次都是很抱歉的眼神。他心里想。

拓哉不语,揉揉他的脑袋,想了一会儿,才低声说:“小刚也想让中居和我们呆久一点是吗?”

刚眨眨眼,点了点头。

虽然,呐,如果光一也一起就更好了。

俊美的青年略一犹豫,还是下定决心地握紧拳头,轻声对小刚说:“刚,那,如果我接下来和中居一起工作,你和那个叫光一的孩子一起协助,可以吗?”

刚的大眼睛眨呀眨,又点了点头。

拓哉轻轻地舒了口气,然后重重地拍上小刚的肩头,“放心,绝对会把那个笨蛋留在我们身边的!”

 

TBC。.

 

*****恭贺光一老师39岁生日快乐!这是我的土豆豆生南瓜瓜生一岁,真心希望FTR都能健健康康,24老师早日完治,一直一直走下去!

*****作为S饭也依旧夹带2t不动摇~

*****请忽略上一章说的实际年龄差递减设定,数学吊车尾的智障本人一直以为十八九减七等于十四五。——不管,反正就是十四五啦。

*****我今年对着一堆朋友许的愿望是成为大爷那样的人然后找一个二爷那样的对象(被说做梦了hhhhh )祝各位新年快乐!!!

评论 ( 13 )
热度 ( 49 )

© 五门二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