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门二宝

祝你有自由、阳光 和一点花香呀
物語の主人公 愛し合おう

爱豆指导手册(红篇?)

***新出道爱豆51与资深模范爱豆24不得不说的故事(不是);完全胡说八道,演艺圈事务所基本都是瞎编胡扯,毫无逻辑,极度OOC,慎入。

***并没有真的手册。。。

 

一、

理工科顺利毕业的堂本光一,至今也觉得自己的演艺之路开启得十分玄妙。

最初的原因要归功于毕业演出的时候他被舞台剧社团忽悠参了演。然而虽然糊里糊涂就被压了这么一个组织任务,但是本着一贯严谨认真的学习和研究精神,他还是竭尽全力地完成了这项任务,舞台剧表演也确实大获成功。

毕业典礼结束后几天,已经拿到几家公司offer的堂本光一正在收拾东西打算搬家,就碰上了那个星探。自称被毕业演出震惊的大叔放言要把他打造成一颗比肩当今最红爱豆ENDRECHERI的superstar。

堂本光一看看那人,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万年不变的黑色运动服。

别是个傻子吧。

 

星探大叔并没有被光一的无视打击到。而是跟着他楼上楼下一边搬东西,一边絮絮叨叨光一可能会拥有的金光灿灿的未来。直到最后光一跳上卡车,那人还往他怀里塞了一张宣传单,大声告诉他MOJI事务所正在举办练习生选拔,如果光一有意向可以找他云云。

堂本光一没理会他。很快就进入到一家公司,开始了普通的员工生活。

 

不过,你要是说堂本光一是个没有梦想追求一心只想平平淡淡朝九晚五过完一生的男子,也并非如此。每天下班,他路过法拉利门店明晃晃的玻璃墙时,都会停下脚步,一边嚼着便利店买来的饭团,一边对着灯光下美丽动人的红色跑车投去柔情似水又志在必得的目光。

不过他沉醉的欣赏总是会不速之客打断

“MOJI今年新人赏的胜者,可是获得了一辆法拉利哦。”一个月了,不知道第几次出现的星探大叔阴魂不散地在堂本光一耳边说道,“别说一辆法拉利,等你真的红了,自己想组车队都不在话下。”

光一扭头瞅了大叔一眼。

大叔见机,继续鼓动:“你看我们事务所的CHERI桑,就有自己的古代鱼研究会嘛。”

ENDRECHERI喜欢古代鱼,这确实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事实。

堂本光一默默不答。

而大叔也做好了明天接着轰炸的准备。

咽下最后一口饭团,堂本光一转过头,语气平静,“下次选拔,什么时候?”

 

 

二、

 

堂本光一无疑非常优秀。

虽然他年纪不算轻,但是出色的外形条件和身体条件,以及极高的学习能力和投入度,使他迅速从新人中脱颖而出。

很快,前期的包装和训练做完,前理工男上班族堂本光一慢慢得到了一些出镜的机会。例如在深夜剧里饰演配角啊,事务所名下艺人节目的嘉宾啦之类的。

在堂本光一的计划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他的工作态度一向一丝不苟,就像在大学做实验的时候,他永远是最严谨也最专注的那一个。

然而,事实却并不如意。

——

“我说你啊,怎么能那么回答观众的问题呢?什么叫讨厌丑女?什么外表反应内心?什么叫绝对不会跟饭结婚?这是爱豆该说的话吗?”头发已经开始横着梳的经纪人几乎气急败坏地敲打着光一旁边的扶手,恨不得下一秒就去敲这个面无表情的男人的脑门。

——实话实说而已。堂本光一心中小声嘟囔。

“……什么叫你家的狗世界第一可爱?那是大前辈!你跟大前辈争谁的狗可爱?你想不想好了?”

——确实是我家孩子世界第一可爱啊。堂本光一继续无声反驳。

“……你自己看看观众来信!”经纪人愤怒地把若干信纸摔在光一的腿上。趁着经纪人继续数落他的时候,光一瞅了一眼。

大概就是说他一点都不懂饭的心情,非常失礼之类的

……

好吧,是没追过什么爱豆就是了。

 

堂本光一面无表情,半垂着脑袋听完了经纪人的训斥。

经纪人骂了半天,口干舌燥,手掌也拍红了。见光一低着脑袋,恨铁不成钢地闭了闭眼睛,咬牙切齿道:“算了,下回给我去CHERI的节目看着学。再学不会你就该去哪去哪吧!”

 

三、

ENDRECHERI。

堂本光一仔细地查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信息。听取了经纪人的教训你,他正在做下一次去CHERI节目前的功课,了解他们事务所的传奇人物ENDRECHERI。

说起这CHERI,用传奇二字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他是学院赏最年轻的视帝,出演的作品不多但每一部都成为经典。他作词作曲与乐器几乎是信手拈来,发行的唱片在海内外颇受好评。他写的文章一点不输作家诗人,他随手画的画都是画家水平,他还是永远走在时尚前端的人物,百变的造型无不成为后来的流行趋势……

总而言之,虽然没比他大几岁,CHERI桑已经成为爱豆中不可逾越的高峰。

检索完CHERI的信息,堂本光一愈发觉得当初那个信誓旦旦保证把他捧到ENDRECHERI那种级别的星探,真的是个傻子。

他抓了抓头发,目光落在屏幕上CHERI最近的长发照上。

——还长得这么好看。

堂本光一心里默默加了一句。

 

节目开始前,光一被带去了ENDRECHERI的乐屋打招呼。

那位传说中的人物披散着栗色的卷发,上身是黑色T恤,下面配着宽松如同裙子似的衣服,悠哉地靠坐在沙发上。

是裙子吗……看起来时尚到可怕的地步。

——“是裙子哦。”似乎察觉到了光一的目光,CHERI开口道。

光一下意识地“哦”了一声,目光还在那拉开了一半的拉链逡巡,“真的很厉害呢。”

没有人接话。房间内出现了几秒钟的寂静。堂本光一忽然反应过来——

等等,刚刚接我话的人是谁?

“Fufufu,这次的新人很有趣呢。”光一听见那人笑着说。他慢慢抬头,看见了那张比电脑屏幕里更好看的脸。

——明明已经三十岁了,可笑起来依旧像个孩子般天真可爱。如果刮掉小小的嘴唇上面的胡髭,大概看上去不会比自己年纪大。

堂本光一胡乱想着。直到经纪人不动声色地碰了碰他的胳膊,提醒他必要的礼节。然而还不等光一正式行礼自我介绍,CHERI就站起身,走到光一的面前,歪着脑袋打量他,然后笑眯眯地说:“是光一君吧。果真如社长所说,王子一样的长相呢。”

光一入社以来也听了不少类似的说法,但他的内心毫无波动。而听这话从面前这个矮他半头的可爱前辈嘴里说出来,他莫名觉得脸有点烧。

“今天光一就拜托CHERI桑了。”经纪人拖着光一的袖子,使他弯下腰向行了一个郑重的礼。

CHERI对经纪人欠身回礼,“我看过光一君的节目,真的是难得见到这么意思的人呢。我也希望在我的节目上能把光一君有趣的一面好好表现出来。”

“哪里哪里,他还只是个笨拙的新人……”

——CHERI桑看过我节目?光一有点不可思议地瞪眼望向还在和经纪人寒暄的CHERI。那人察觉到他的目光,转过脑袋对他微晓道:“光一君,今天拜托你了哦。我们堂本家的人,要互相关照啦。”

我们堂本家?光一一时没反应过来。

CHERI微笑看着他,不说话。

堂本……哦!光一猛地反应过来,“您的本名是……”
“堂本刚。请多指教。”CHERI轻轻笑着,答道。

新人光一望着前辈美好的笑颜,愣愣的,本能地点了点头。

“fufufu不用太紧张,光一君只要按照自己想法去做就好了。”

 

 

四、

参加了没几回,CHERI表示很喜欢这个有意思长的也好看的后辈,而经纪人见终于有光一能够长期蹲的番组,也乐见其成。于是,一拍即合,光一君就成了CHERI冠名番组的常驻班底。

我们光一君是没有辜负前辈期望的光一君。

他用功地做了很多功课。

CHERI桑所有节目全部找出来熬夜看,CHERI的音乐也买了一堆回来听。CHERI的电视电影统统一刷二刷三刷,出道电视剧更是当成通宵BGM一样滚。

啊真是一如既往地努力呢。

 

努力总会有回报。

原本是CHERI先生和嘉宾几个人吃吃玩玩逛逛聊聊的节目,随着光一的加入,逐渐有了不一样的趣味和特点。

趣味在于光一充满了槽点和特色的发言,俗称天然。特点在于,他和他家前辈奇妙的默契和互动。

因为re档re得非常全面,光一对于老梗火车王CHERI仙人的节目节奏出乎观众意外的熟悉。

看得出是个很尊敬前辈而且非常努力的后辈呢。

不过时间稍长,观众们慢慢觉出点不对劲来。

等等、好像这节目过去、不是这个味儿啊……

我们本来就想看看我们仙人的日常生活,这个光一君是怎么回事?

虽说是前辈,可也不用节目全程都歪着脑袋追着瞅吧?

而且这眼神、怎么和我自己瞅爱豆时候不小心瞄到电脑屏幕里反光的那张烂柿子脸那么像啊?

CHERI说话的时候瞅,唱歌瞅,戴帽子瞅,扎小辫儿也瞅,胡闹的时候瞅,撒娇的时候瞅,吃东西的时候更是用力瞅——

瞅瞅瞅,你瞅啥?

 

——参加节目两周年节目花絮大家围在一起读观众来信时,被点名的堂本光一沉思片刻,很快冷静地回答道:“许你瞅爱豆,为什么不许我瞅?”

说完,转过头,认认真真从上到下地瞅了一遍。直到把前辈的耳朵都盯得发红抬手挡脸笑着发起牢骚,斯达夫和其他公演者都迷之大笑起来,他才施施然收回目光。

“喂喂,我可是前辈啊。而且这么一直盯着一个欧桑看,很奇怪好不好。你的饭可是要吃我醋的!”CHERI红着耳朵,东摇西晃,哼唧哼唧笑着抱怨道。

——啊没错光一君在这一年多时间里在几个领域积累了不少饭的。

然而听了CHERI黏黏糊糊的抱怨,光一却有点不服气地嘟嘟囔囔:“当年可是您告诉我,‘光一君只要按照自己想法去做就好了’,我可是一直有好好遵循前辈的教诲在做啊。”

接话小能手·日常怼后辈·火车侠CHERI,一时无语凝噎。

 

 

五、

多年以后——光一也有了自己的番组,不仅开上了法拉利还组成了梦想的车队,也逐渐成为了和ENDLICHERI比肩的superstar的多年后,CHERI冠名节目的班底也换了几轮,但依然有着光一的常规位置。

当然,节目的冠名也早就改成了两个人的冠名。

而严格自律的光一君这么多年也一丝不苟地遵循着当年CHERI前辈给他的教诲。

——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好。

比如舞台上伤重到叫救护车也要拼死完成,比如一天都没有停止的体能训练和饮食控制。

比如依旧不愿意好好说一句符合他王子颜值的好听话,不会把为饭做的事挂在嘴上。

再比如,想盯前辈的时候绝不错过一秒,想上手的时候绝对不让给别人。

——连私下里也是如此严格地自我要求。

比如不爱吃红豆馅就只吃红豆大福的皮,出道前就爱穿的黑色运动服也一直不换。

比如追CHERI桑的演唱会,从自己买票悄咪咪去看到光明正大开着红色法拉利直接去后台一场不落。

再比如听到CHERI结婚绯闻时候干脆利落地表白,比如在CHERI才答应第二天就登堂入室。

之类的。

 

再后来,被吃干抹净瘫在被子里手都抬不起来的CHERI桑咬牙切齿实则有气无力骂那个吃饱喝足还精力旺盛黏在他背后的混蛋后辈的时候,那个大猫一样的男人搂紧他的腰,把脑袋埋在他的肩窝里磨蹭,还委委屈屈地小声还嘴:

是您告诉我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的呀。

我明明一直按照您的教导做的。

我那时候是说在节目上,节目——要不是嗓子哑了,CHERI几乎要吼出来了。

那我不管。光一撩开爱人的长发,笑着轻吻他的脖颈

CHERI是我的爱豆。爱豆的指导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完。

 

 

 

******有人想看互换角色的蓝篇吗?我大概有点写同设定双篇上瘾……但还没有脑洞,如果有旁友想看可以评论下,比心~

评论 ( 47 )
热度 ( 307 )

© 五门二宝 | Powered by LOFTER